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在清晨六点钟身体那道湿润的罅隙被填满

事后你抽着烟坐在窗台
我好困
你问 所以我们的关系到底算什么 炮友吗
我说 不一定每段关系都要被下一个结论

然后我睡着了

评论(2)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