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月亮使我的大脑精力充沛 我望着它 像是望着上帝的一颗眼球 发动我的全部搅拌着欲望的想象 将我狠切贪婪的目光化成湿润的舌头 在这颗上帝仅剩的眼球上打转 仿佛完成了又一场亵渎神祗的仪式
我对一个人 总抱有一万种对他下流而温情的想象 有时候我会想 我是碗里那颗带着雀斑的红艳草莓 而他可能就是抹在上面的奶油 直到有女人拾起我们 在红嘴唇之间咬下一口 汁水迸溅 我们就黏糊糊地 融成为整体 融成为没有独立思想的东西 融成为一摊既叫不出你的名字又叫不出我的名字的却流淌着甜美汁水的垃圾玩意儿了

评论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