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乱想一通

我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玩弄文字这种稀松平常的游戏也会变成一种艰涩困难的选择题 在变得愈发生疏的形容词句间摇摆不定 漂亮的词句不再信手拈来 也越来越感受到那种内心所思所想无法直接用语言表达的困顿
说是无法用文字来准确表达出所有心情 与其用这种没有新意的理由来搪塞自己 倒不如诚实一点描述 是因为自己内心里有的那些杂乱的情绪跟着我对于外界所有事物的感知能力变弱而变得愈发地淡薄了
退化 我把这种症结称为 我能力的一种退化 如何 也同时成为了我感情上的退化
我再鲜少会为一件事情而感到过分激动 又或者说 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够激起我写文字的欲望 就像充分地被灌了足够的酒精 对于一切的认知太过迟钝 而仅仅剩有过分的疲倦与昏昏欲睡 过去那些被我不同程度珍视着的人 也不知道是在哪一个时间段里开始趋向一条过于工整的水平线 对于他们的感情都变得没有区别 淡漠而没有区别
或许是因为我到现在真的缺乏了一个值得我为之动笔墨来倾诉我内心所有向往的对象吧 我无法找寻到一个 像过往我所喜欢的 令我迫不及待去动用所有为之动容的心跳 所有的投向一点的迷恋的眼神 所有呼吸间也涌动的爱意 去爱
就好像我一夜之间失去了爱人的资格 爱人的信心 爱人的勇气 我在下一个时刻安慰自己 那种如同失去了爱人的能力的心情不过是我妄想出来的过分惶恐 但在下一秒我劝服了自己相信一切都只是虚惊一场的时候 我却确确凿凿地感受到自己再不会爱人了
这就是 现在的我

评论
热度(2)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