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那双温暖的手从皮肤的表层划过,和那层细腻的皮肤相比,他温暖而干燥的指腹总显得有点粗糙,但幸运的是他的感官依旧灵敏,似乎连指纹间的罅隙都能够在划过了那些在灯光下透着金黄色的细小绒毛时充分感知。
那双手细微地、持续地变换着抚摸的角度、路线,以及力度。时轻时重地,就像是在摆弄一件珍贵的瓷器一样,那些顽皮的手指在耳根与脖颈连接的嫩肉处流连往返,突地手指微侧便改为了指甲在轻轻地磨蹭皮肤,光滑的甲面顺着颈侧肌肉的纹路滑入衣领,但那些手指似乎又不满足于这种轻松的触碰,便从与皮肤的粘连上抽身而出,又改成另一种方式,以五指紧触着后颈骨节的方式,在手下的皮肤开始轻颤时结束。

“金知元!别闹了!”

看着自己身侧的人朝着自己露出的愠怒又带点羞赧的表情,金知元突然觉得心情大好,迸发出那种恶作剧成功以后痛快的笑声。
但尽管他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依旧能够听得清楚金韩彬那句因刻意压低了声音而变得小心翼翼的话。

“别捏我脖子啊…”

不知道为什么,在金知元心里,自然而然地便在这句话后头跟上了一句。
也许,能多摸摸我就好了。


金知元知道的,金韩彬的所有想法。

也许这样说出来显得有点过于自信,但金知元一直是一个活得太过聪明的人,对于很多事情,他表面上不闻不问,心里却比谁看得都更加通透。他知道的,金韩彬对自己的过度依赖,对自己的那种,隐晦的渴望的心情。
金韩彬是一个极度热爱肢体接触的人,这一点很多人都清楚。他是一个可能在自己不知不觉之间便把手摆上别人大腿,或者攀上别人肩膀的人。曾经有人把金韩彬比喻成蛇,因为他像是那种冷血的动物,一旦碰见活着的热源就紧紧地缠上了。
金知元总暗自觉得这个比喻很正确,尤其是在他经历了多次紧密的肌肤相触、了解金韩彬体寒以后,更觉得这个比喻太过可爱。
而金知元更是想到,自己该好好把控着每一次接触的度,以免自己偏热的体温,在自己故意的一次又一次假装无意触碰之间灼伤了这种贪婪又谨慎的动物。


真难啊。
金知元收回了在金韩彬后颈作乱的手,随意地摆放在自己支起的大腿上,他在沙发上往右边身体歪倒地半倚着,这么一来便和金韩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隔离了所有身体的触碰。
金知元装作不在意地玩着手机,然而就在意料之中地,用余光瞄着金韩彬一点一点向自己倾侧的身体,直到金韩彬的手臂和金知元的手臂靠在一起之后,金知元的余光里是金韩彬那种,假装动作无意、却泄漏出三分拘谨的,可爱又不诚实的表情。

这让金知元很想,很想伸出手去继续捏住金韩彬的后颈,按压着把那颗像鸵鸟一样低垂着逃避现实的头送到自己眼前,再狠狠地咬住那对厚实又干燥的嘴唇。


真难啊,继续装傻。


评论
热度(1)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