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各怀心事的夜晚

夜晚的广州塔在外墙闪耀着的霓虹灯管的装饰下显得尤为艳俗,彰显了著名旅游景点的网红气息。
从举起手机对着广州塔拍照的人群之间像一条逆流的鲔鱼一样穿行而过,我发觉珠江河岸在晚上原来也会贴心地散发出海洋的味道。
我特别思念一望无际的海。虽然在夜晚看上去都是一片漆黑的,没有天与海之间的边界,只有告知你眼前是海的泛动的海浪声轻轻拍打在你的鼓膜上,一下又一下,但对着夜间的海喝酒曾经一度是我觉得人生中最有趣的事情。而昨晚,虽然没有海,但至少我这个取名为“海心沙”的地方,背对着珠江,喝着酒,闻着风的味道,将身后的那条流动的江,想象成随便哪片我见过的夜晚的海,也终于有了几分惬意的味道。
特地跑来广州喝酒,纯粹是凌晨四点时候冲动的一次决定,甚至怀有的心思可能并不单纯,但至少还是好好地把喝酒这个目标达成了。没有特别喜欢的适合喝酒时听的音乐,从开关口流出的涌动小麦香的液体一次又一次灌满杯子,又从我的食道,一路滑入胃腔。
和并不特别熟悉的酒伴分享故事以及聆听对方分享故事是一件不比吃饭与做爱更自然的事情。他的嘴严密难撬开,就像是执意要把自己的苦痛上锁关在心里一样,但这样的人也会逃不过百密一疏,总是疏在微醺以后的更加坦然,以及输在了无法放下所带来的脆弱之上。
在那个江边的夜晚里三件让他心如刀割的事情他给我讲了一件,而我把我所有不足挂齿的爱情琐事又分享了一遍,就如同我分享给所有想要知道的人一样。他说我是一个放得开的人,因为我不会去隐藏自己的经历和情绪感受,的确我一向不介意将自己的事情袒露,但我觉得个中原因远比行为本身更加复杂。就如同,我在那个被分享了写给我的一封信的链接、被告知我在恋爱时候其实发生过在我身上的一件事情的时刻,我当下的感受,并不该是一个正常人会拥有的感受。猎奇、觉得不可思议,所有感受不可能是生气和失望痛苦,甚至于我都好像无法意识到,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到现在,我经常回味与思考那个时候我的行为和心理到底意味着什么,直到现在,我会毫不吝啬地与人分享我的隐秘心事,因为我开始感受到了,当我把我自己的情绪反复当作谈资与人诉说之后,它们就开始变成一种接近公有化的话题而不再是我所私有的东西,然后,渐渐会从我的身上剥离、脱落,变得似乎只是我从哪里剽窃得到的一个剧情、只不过主角的姓名代入了我自己,变得越来越陌生,不再让我有更多波澜。
我喝着一杯接一杯的酒,属于我的故事一句又一句从我嘴唇之间溢出,我开始最终意识到了这是一种最佳的方式,但不是发泄情绪,而是逃避情绪,就像有些人会选择将经历锁在心里闭口不谈一般,我也是在逃避。
说得有点跑偏了,但其实情节的发展无非如此。聚在心里的问题和挤在胃里的酒精总会在同一个时刻一起相约沸腾,而通过一种更为极端的方式找到他们共同的宣泄口。而力量、情绪与疯狂通过肢体语言短暂地奔涌流逝清空,继而席卷而来的总是疲惫和空虚。躺下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动作,搂着并拍打他的肩如同母亲哄孩子入睡一样,我说,每次我做完都会觉得自己母爱泛滥,脱口而出之后我发现,我把对他的习惯,正在原封不动地放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并且其实,整个过程我在想着的事情也好人也罢,都是关于他的,也都是他,还是他。不过其实无需感受抱歉,我敢肯定对方也是一样的状态,其实与许多人的相处本质也是各取所需,如同现在,也如同每一个已经过去成为历史的瞬间,哪怕是在这样晚风沉醉的夜晚,不停地交谈似乎坦诚,实际上却也总是各怀心事。



评论
热度(1)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