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自以为是的挑逗

今天整理衣柜,使了好大的劲才把不穿的衣服都从衣柜深处挖了出来放进行李箱里带回家,感觉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消耗了可能不止20大卡的热量,连照镜子看自己的身材的时候都觉得格外臭美。

收拾衣服的过程像是在挖宝藏,但也一不小心就会看到一些现在看起来或许都能会心一笑的东西,比如莫名其妙的渔网袜,还比如那些穿过一次开过光就又复被遗忘的,情趣内衣。

其实在我谈恋爱之前的二十个年头,一直对自己平日衣服里还有在闺房睡觉时的穿着都没有什么要求,也不在乎文胸和内裤配不配套,深色的就行,舒服的就行,不要求什么聚不聚拢,也不要求有没有翘臀。甚至于一件内衣穿个大半年的都没关系,因为没有钢圈,也完全不用在乎变不变型。但就是在那四个月里,我买了多少新的内衣啊,我都数不清了,现在回想感觉好像当时把什么匣子打开了,让自己变得开始连自己“内在”的东西也冲头到尾审视一番,要求自己从里到外的精致。
也是在那段时间,我开始迷上各种各样繁琐的蕾丝,迷上丝滑的在皮肤上会像水一样滑走的面料,导致我现在阳台上晾着的各种蕾丝内衣都和舍友的格格不入,晾衣服的时候实在会让人不禁脸红心跳。

我大概真的是个特别注重仪式感的人,在我买下一件又一件不实用又特别漂亮的新的情趣睡衣(只是漂亮了一点的小睡裙 不玩cos)之前,我都会很多次对着图片想象自己穿上会是什么感觉,会让你有什么感觉,你会不会觉得惊喜,但其实不管你会不会觉得开心或者特别来劲,反正我自己,都会特别来劲。
比如一条红的睡裙,我之前有在别的小文章里提到过,我的分手炮战袍哈哈,今天收拾衣柜的时候又看到了它,还是感觉特别喜欢,不禁想到现在瘦了的自己穿其实大概会更好看,只不过很可惜已经没有第二次机会让它再沐浴在同样的被爱的感觉里了。

每一件不同的衣服,不同的小裙子,不同的内衣套装,其实都是每一次为了他曾经的自以为是的挑逗。从思考,选择,购买,穿上,再到脱下的过程,都不过是一次充满仪式感又自以为是的挑逗。就像曾经我们躺在圆形的床上,看着天花板的镜子,其实在真正享受爱情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有心思管你今天到底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裤是什么花边什么材质的了,卷着我买给你的内裤都皱巴巴揉成一团丢在床头,就剩下赤裸的你抱着赤裸的我,摸着我的腿说你怎么连身体都那么黑啊,而我小心翼翼审视着镜子里被你抱着的我的躯体,十分故意地将自己的身体扭成漂亮的形状,盯着腰间的那朵玫瑰花发呆,而你亲吻在我的肩膀。

虽然没穿着漂亮的衣服,但告别了那些自以为是的挑逗,也许那个时候你还是会觉得,我真的真的很好看。



(但我还是希望能快点有机会再穿我那些漂亮的小裙子 毕竟 还有好多 买回来却突然被阉割了穿的机会 而且总感觉现在穿会很好看 手动苦笑.jpg)


评论
热度(2)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