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一只甲虫的温情分手炮

今天和朋友聊天 聊着聊着聊起了我们最后一次做的爱时一些趣事 才发觉原来那已经算是分手炮了 虽然是最后一次 但也未免太过温情了 温情得让人讲出来都是带着温柔的笑容的 没办法讨厌 也没办法当成什么伤心的回忆 因为太过可爱而开心了 至少我是这样觉得


那是个星期五 我觉得今天天气真好 画了个漂亮的妆 收拾好了东西带上了新买的小裙子 发信息给你说我想和你出去玩
但你可能不解风情吧 突然说了不去了 我也忘了还因为什么事情 反正我们吵了起来
妆画了没用 东西都装好了也没用了 我就带着这些没用的东西一气之下约了朋友出去喝酒 但还是在喝酒以前站在商场外面跟你打电话吵了一个小时的架
我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蠢
你拒绝出来见我 我赌气进去喝酒 谁知道喝醉了还是没忍住给你发信息
“哈哈哈你猜怎么 我喝醉啦!”
我跟你说
你回复 我还是过来接你吧
我现在才开始猜想 其实你当时的心情到底有多复杂
后来为了让你方便点我去了新城那边找你 知道你在停车场泊车 就偷偷溜到马路对面躲在个柱子后面 头晕啊世界都摇摇晃晃的 但看你的背影却看得特别清晰找你找得特别容易
等着你停好车了走过马路 我蹲在地上算着时间 直到看到你的影子 就突然跳出去
然后抱住了你
哈哈有没有被吓到
很奇怪 明明喝醉了但其实每一句话都好像记得很清楚
我记得吧你抱着我 说你是傻的吗 我哈哈哈笑着 然后跟你说宝贝对不起 不要生气啦不要生我气啦好不好
我们在路灯下一起抱了很久 我们的影子揉在了一起 在地上拖得长长的
后来在车上 我坐在副驾驶位置 那大概是我有史以来说得最多话的一次吧 噼里啪啦什么有趣的无趣的都说着 你就静静听着 车窗开着 刚入春夜晚的风特别凉 但我的脸特别烫 我还把我的钱包都弄丢了 蠢到要死
后来在房间 你已经很累了 虽然醉得很厉害啦但我还是记得我的包包里有很多东西的 悄悄咪咪换了那条新买的小裙子 虔诚想要将它开光的 就一直放在包里没舍得放下 没想到真的有机会 当时心情大概是真的挺激动的
但换好了头还是特别晕啊 一头栽在床上就不想动了 脸朝下身体朝下蜷缩成一团 你关灯上床睡觉的时候看见我大概觉得超级莫名其妙
你在干嘛
你问
我在干嘛呀?我自己其实也在想
我是甲虫啊
我脱口而出

我记得你听了笑得特别开心
快点躺好睡觉啦甲虫
于是我乖乖躺好了 你伸过手来抱我 我熟练地挨在你的胸口 等着你那我一直认为过于漂亮的手指缓慢地爬上我的皮肤在我的大腿上画圈

喝醉做的感觉其实特别奇妙 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机会尝试 因为你是三杯倒 而我却总是你的黑骑士 但其实喝醉了感觉真的特别不一样 在褪掉所有伪装变得赤裸的那一刻我什么都不是啊 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生物 微小到哪怕一丁点轻轻的摇摆都能被抛上天空 还像是站在一艘船的船头 浪朝我卷来了 但撞在了坚硬的铁壁上 被尖锐的船头劈开两半 船只摇摆 而我被这摇晃得我整颗心都像被揪起来了一样提在了嗓子眼儿 全变成了重复又重复 重复又重复 无意义但又最真诚单纯的细语呢喃
我好喜欢你啊 你喜不喜欢我呀
我好喜欢你啊 你喜不喜欢我呀
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那你 喜不喜欢我呀
那是我在那晚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迷迷糊糊中好像也有听到你嘴唇埋在我的皮肤里

喜欢啊 傻子 但我听得不清不楚

而我也太过迟钝了 酒精把我的感官大脑都麻痹了 你拍拍我的腰 我混混沌沌一无所知
“甲虫”
你说 脸红红的 耳朵红红的 我的耳朵也大概是红红的
我瞬间了然于心 扭动肢体 变成了一只甲虫 就为了躲进你的动作里 躲进你的怀里 躲进你的心里 钻进去钻进去再往里钻一点 期望着你不会注意到我这小小生物 不会赶我走啊
而你 你在那一刻温情地将我抱住 紧紧地
那就是我们的全部了


评论
热度(1)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