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致我的伪少年K先生

一次我和我妈的争吵中 我妈曾经红着眼睛和我说 我说话真的很伤人
但我真的没有意识到过
我是一个 有话直说的人 一直都是 总是很多时候一些话出口 但太直了 也太犟了 导致和我心里最原点的东西其实相背甚远 伤害了别人 也让我的最真实的心情 无法被别人看到
我为我说过的话吃过不少苦头 包括今天
我不知道 也已经记不起来 那天晚上我到底是抱着什么样气愤的心情 才能敲打出来这么一句话 无头无脑的 莫名其妙的 甚至让我现在看回来都觉得很后悔 因为这句话大概又无意之间 伤害到了我最不想伤害的那个人
我从来没有想象过 我要在什么时刻才会放弃你 或者被你放弃 因为从某一个时刻开始 我也忘记了究竟是在哪一个具体的时刻开始 我就已经决定了 除非万不得已 或者我们之间哪一方的感情消磨殆尽 才说出来分开的话
但我为什么 到底是撞了什么邪 到底是因为什么脾气 才别扭地说出那一句话
或许我一开始 只是想让你哄我一下罢了
我又在不经意之间给人带来了伤害 并且这把语言的刀已经穿透了你的身体 直直地刺中了 在背后紧紧抱着你的我的心脏
太痛了
说不痛不痒 都是假的 没有人能从如此热烈的爱恋中突然抽离 我做不到 实际上 我觉得你也做不到
为什么两个人要双方最需要支持的时间彼此错过 为什么我们都不能坦率一点勇敢一点 就握住对方的手 不分开呢 我们的开始没有预兆 但就是一种冥冥之中坚信的注定
因为你很喜欢我 而我恰巧 也更喜欢你了

无论如何 我觉得这不是结束 这也不可能是结束 仓促的结局不是我们应该给彼此的 我们曾经答应过 要有一段最完美的恋爱
如果你现在真的太辛苦 放开了拉着我的手
我答应你 我一定会重新拉住你的衣角的。

评论
热度(1)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