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国庆八天至少性交一次



“国庆八天至少性交一次。”我忘了这句话我是从哪里看来的了。



国庆八天,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意义重大,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人可能脱单了,下可能到我身边某某某,上又可能到鹿晗关晓彤之流,也有可能有人恢复单身了,在我不知道的那一个角落,这肯定都有可能发生的。而我,这个国庆,八天,一年中大概的四十五分之一,如同其他日子一样,平平无奇。

实际上为了不让自己又过了一个没有亮点可寻的假期,我算是脑门一热买了机票,就跑去了越南,但不是我自己去的,算上我,一女两男,在越南睡五天四夜。
单看构成,就是一个让人心动的3P故事。

但很显然,我并非一个精虫上脑欲壑难填的女性,两位公子(一个和我交好甚久一个刚打照面)也是矜持之人,五天里就算是同吃同睡同住甚至住过有透明玻璃冲凉房的一间房子里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每天不是“起床了垃圾”就是“等下去哪里吃饭”,也算是新世纪根正苗红的三位五好青年。
而在五天里,我的终极目标,也绝非要在国庆八天里完成至少一次性交,而是难得所有能够自由活动的时间里,我都一心向往着去探索那些人间的红尘边缘、言外之境——耶稣教堂、佛门圣地。

当我自己在大太阳下徒步半个小时去到了龙山寺,并在门口上了柱香的时候,微信跟他尬聊,我胶卷断了,我好烦躁,我在佛祖面前也无法做到清心寡欲。
他回复了我,你本来就挺寡的。
一看,我顺势愣了一会儿,香火的味道沾了我一手。


人与生俱来有七情六欲,而我,我向来也不是个会隐藏自己欲望与需求的人。
我他妈想谈恋爱想死了。
朋友有时候会说我烦,三更半夜在群里呻吟,一长串文字显露的都是大龄单身女青年的空虚寂寞冷。
我他妈想恋爱想死了。
我他妈想接吻想死了。
我他妈想做爱想死了。

“你太饥渴了。”女友A曾经这样说,然后下面配了一只狗打着冷颤的表情。

谁不想啊,哪个生理系统正常运行的人会不渴望异性的肌肤异性的体温异性身上的血与骨与皮啊。

在这种最最需要肌肤之亲的年纪里,却偏偏始终保持着一个人的状态,甚至有点儿绕不过去、跨不过坎儿,真的是一件让人十足地气急败坏的事情。

“倒不如去约炮吧。”
女友B曾三番四次这样开导我,用自己的经历跟我讲,其实尝试过第一次以后,约炮就能变成一种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我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我打心底里住着的一直都是个对条条框框不甚在意的主儿,跟旅行时陌生人聊天接吻,或者跟不太认识的男的睡一间房,不在意的,我也能理解在有需求的时候灯红酒绿酒池肉林里看对眼了就随便提溜一个各取所需,何乐不为。
但我就是,只是没那个心情去干这事。

说实话,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相处真的是一件充满了奥秘的事儿,在某个时刻你极力渴望能够获取一种过度亲密的关系,但下一秒你又会因为和对方没有感情缔结而产生了一种自我怀疑,然后,对自己的所有行动丧失信心。

太难了,我总幻想,两个毫无情感缔结的人万一真的能春宵一刻值千金,那完事儿以后真的,不会尴尬吗。


“您等下要回家吗?”

“…怎么称呼您?”

想想都觉得可怕。


所以最后,所有曾经在青春年华里最旖旎最春光乍泄的幻想可能都只能在忍耐或自我消化自我排解中度过,就比如我,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没有冲动抑或没有耐心去寻求新的毫无激情的仅仅为排解寂寞而存在的关系的人。

所以,寡欲,也总不无道理的。

所以到了最后,就算国庆八天中因为多少事情或者梦境而曾经澎湃的心潮都被压制得无影无踪。没有性生活,没有艳遇,没有任何变数的日子里,旅行仅仅只是旅行。





但如果手也能作为伴侣的话,那么在一个异国他乡爽朗的早晨和只有我的小别墅里,可能我也算,在国庆八天里有过一次性交吧,对着镜子可刺激了,笑 :)

评论
热度(2)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