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黑色果核


在我再度踏进那一间房子里的时候,正正是下午的三时三刻钟。下午的阳光从铺满窗户的那一层薄薄的天鹅绒窗帘渗进室内,房子里很多东西都在那种朦胧模糊的光线里变得越来越不真实,跟空气中浮动的那些肉眼可见的微小浮尘一样,下一秒就似乎能够成为仅仅是因为眼球的不适而跟着出现在视网膜上的视觉幻象。


穿长袍的女主人再一次亲切地接待了我。她一如既往的优雅,脸上浅淡的皱纹随笑容舒展,今天她那松松垮垮裹挟着身体的袍子在阳光下会泛着一层柔和的珍珠色光泽,显得她格外地年轻。

她带领着我轻车熟路地走上旋转楼梯,木质的阶梯大概跟这栋古老的红顶房一样有一定的历史,会跟着人的脚步发出轻微吱吱呀呀的声响,但我对一切都熟悉,而不会因为这样的声音以及这条盘旋而上的楼梯感到陌生或莫名紧张。我甚至还带上了一本书,它安全地被放置在我腋下夹着的公文包里,在我进入这所房子以前,我甚至特意地对着街角橱窗整理过我的西装和头发,我在此刻看上去,已然是一副完全准备好的模样了。
我比第一次来的时候要显得从容多了,我想。


其实在见识过那样东西之前,我都没有想过我会对任何事物如此着迷。我是一个,可以说是,对很多事物都不感兴趣的人,女友曾经抱怨过就算我陷入热恋的时候依旧是对一切都不冷不热,对于无论是谁,都能轻易地投入爱意,但我的爱意又显得过于廉价了,不深刻、不动情。
女主人将我安置在一个舒适的座位上,在我的对面是像我一样、此刻安然静坐的陌生人们,我无暇端详他们脸上舒展而膨胀的满足意味,因为在我仍在思考这次更换过的铺在椅上的毯子是属于哪一种红色的时候,女主人已经不疾不徐地给我端上来我一直思念着的那样东西,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我的旁边,没有透过言语,而她的眼神已经在跟我说着,请用吧。
与客厅不同,在这里,温暖的阳光填满整个房间,我从公文包里掏出我今天特意带上的那一本书,将它平放在我的膝盖上,虔诚又小心地打开了。

我知道,应该是那一页的。

我抓过桌子上摆放的那些东西,那是一种特制的、包裹着漂亮黄铜雕饰的小烟枪,而在那根细长烟管的末端,坠着一个小小的,黑不溜秋的干瘪果核。

那便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神奇玩意儿。

伴着一种极大的迫切感,我擦着火柴,点燃了那个小小果核的中心,而随着一声细微的爆响,那颗小小果核如愿地开始溢出绵长而细软的白色烟雾,随着那根透明的镶嵌着藤蔓纹饰的管道,一路通向烟管的出口、我的脸庞。
待那烟雾在我的皮肤上登陆、笼罩,我闭上了眼睛。

我的所有记忆,便在此刻、在这个房间中漂浮的各种光怪陆离的光影与烟雾尘埃之间,化成了一个能玉他人共享、甚至糅合而变得一体了的,无边无际的幻象。





tbc

评论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