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我爱女孩儿

夏天。

被太阳烤得灼热的柏油路上反射出像涂抹了防晒油一样的光。我就爱观察着,看光着腿的女孩儿撑着伞,风卷起她们各色短裙的滚边,呲溜地、只一瞬的功夫、紧贴着她们的大腿滑过,就像一根摆动着被吸入嘴巴里的面条一样,柔顺而光滑。

这是唯一一个让人有正大光明裸露肌肤的理由的季节。

于是,女孩的体态、肌肤、气味,在夏天像是一朵花儿,一瞬间就盛开了。
有时候我看她们的背影,她们带有并不相同味道的头发、她们蜿蜒匍匐入衣领的后颈线条,她们的双腿、甚至她们的脚踝,或笼罩在太阳伞灰色的阴影下而带上阴凉,或在炽烈的阳光下烘烤而透出淡淡金色的光芒,无论如何,那圆润的、或瘦削的肩骨线条,都与任何一根会出现在席勒画中的线条无异,纤细、脆弱,又充满了迷人的张力感受。

一种最原始最纯洁的暧昧,栽种在女孩儿每一寸裸露的皮肤上,那总是该用言语去膜拜的,是一种真理,也是一种信仰。

评论
热度(1)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