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你在周日死去.

最近一直有一种,想要去哪里流浪的强烈欲望。

可能是因为拖着拖着终于看完了三毛那本很出名的《撒哈拉的故事》,三毛其人、三毛的文学,都让我产生了这一种,流浪的冲动。
其实在看三毛以前,我便已经是一个,脑子里面装着一个浪子、却一直不敢只身跑去旅行的怂货了。

流浪多酷啊,小时候看日本动漫,总无可救药地爱上那些带着一个布包行囊,背着一把剑,眼神锐利充满神秘的男人,他们总让人感觉肚子里装满故事的,无论是去锄强扶弱劫贫济富,还是仅仅漫无目的地走在天地之间,无论如何,总该见过很多,我没有见过的东西的。
我也想啊,把一年里的数个日子拆分了,这些天在这片土地上胡乱逛逛,那些天可能就在一条小船上飘飘荡荡,电话号码换了又换,手机时区改了又改,可能唯一不变的就是一脸懵逼使出浑身解数用着body language时窘迫狼狈的小样儿,而大脑里装着的属于各个地方不同的、或模糊或清晰的记忆越来越多。

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有故事可聊的人。
十分。非常。


但要走路,很容易。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却总是难的。
就像,从小我妈就给我灌输一个道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妈作为一个大龄旅游爱好者,对这句话总视之为真理的。我也很佩服我妈,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她已经自己走过很多地方,也用一卷又一卷的胶片记录过很多不同的人与事,不同的自然和不同的人文风情。我觉得她大概是她那个年代里,最酷的一个女人,她喜欢三毛,我觉得,她也是一个三毛。
她曾经跟我讲过一句话,我走过的路,其实都会成为我的人生阅历的。这句话听在耳里,虽然赞同,但我也总是羞愧的,现在想起来也多少有些后悔。在很小的时候,我妈就开始带我去外地,更大了一些,就开始往国门外跑,这该是好的,多好的成长经历啊,但小时候不懂,就算去了什么奇景也是兴趣缺缺,两眼只专注在一些太过狭隘的物质的东西上面,而忽略了一切藏在一片新天地后面的所有新的能成为滋养灵魂养分的琼浆玉露。

囫囵吞枣啊。我该是多么后悔。
之所以,我成不了另一个三毛。



我的眼睛,总被那些似有似无的物质吸引,这是不该的。物质多俗,但就是叫人难以抗拒。我不能够抛下所有我的顾虑,去全身心地感受一个地方在我身上烙下印记的那个过程,而总叫一些太过现实的东西给吸引过去了,叫我学不会流浪的真实内涵,也就做不到真实的流浪。





我的心,总还谈不上自由。


这真是一件让人失望的事情。

评论
热度(1)
  1. 没有小周讲故事 转载了此文字
    .

© 小周讲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